玄空法界
 

 

如水勇者
                             文/法一證常源
 

慈悲偉大的上人在我的心中,無法用簡單的文字去形容,所以不材的弟子僅能用「水」來形容上人的幾項特性,以及他的精神:
 
一、無限存在
上人用有限的生命化為無限的人格,每個人的生命都在一呼一吸之間,但是卻可以在這無常的色身中,運轉出無限的可能與創造力,就像水一樣,可以有液態、固態、氣態的不同形式,在循環不已的過程中,以有限的瞬間成就無限的永恆,而水之態都因為人、事、物的需要,因之而滋養,不僅是有情的眾生,就連無情的都因之而莊嚴,也因之而依傍。所以,不管夏天太陽多炎熱,冬天寒流多冷冽,上人放下一切色身的牽絆,以勇者無懼的信心和堅定的毅力,時時刻刻都在為眾生努力,放下所有可以享有的福報,不為名不為利,只為一切正在受業苦煎熬的眾生而動。
上人曾說:「他的一切都是結緣用的。」又說:「他就像一支蠟燭一樣,燒完就算了。」上人為方便教化,示身說法,用嘴說盡一切的好話!用雙手牽盡一切待援的生命!用雙腳踏盡一切黑暗的角落!弟子法一很感動於上人有如此高超的人生和無我的生命,這是何等的莊嚴啊!一個人或許可以為自己的家人而奮鬥,胸懷再大一點或許可以為這個社會而貢獻,更大一點或許可以為自己的國家而堅強,但是有誰願意為不熟的、未知的、無盡的、無明的一切眾生而忘我呢?把有限化為無限,人格真的有生命力,而且是無法用時間去抹滅的,一步一腳印,這就是我們的上人!「不做名僧、也不做高僧,只做一位農夫。」種遍每一位心靈遊走黑暗的眾生,讓他們擁有一畝福田與增長善念。
 
二、無孔不入
有句話說:「竹密不妨流水過,山高豈礙白雲飛。」竹子再密也沒辦法妨礙流水的通過,所以弟子用這句話來形容家師的法水,每一個方法皆能巧妙的撫慰人的苦楚,不管你的心有多痛、障礙有多大,上人都會在你最脆弱的地方補強,在最不為人知的深痛裡讓你釋懷,明知這一切都是因果關係,才會讓眾生自己深陷泥沼,上人還是用慈悲的心面對一切的眾生心。所以上人就開示一句偈說:「好話學會怎麼說,可比白雲繞山頭,藝術人生自在過,境來考驗你是我。」要說好話,而這個好話並不是一定說好聽的話,而是能讓眾生覺醒的話,有時嚴厲,有時慈悲,就像白雲環繞著山頭一樣,不碰不觸,而且互相輝映,大小圓融。當可破眾生的執著時,會絕對的碰觸,當眾生善根未起聽不下去時,還能絕對的慈悲,站在相同的角度上用絕對的智慧相待,就如俗話說:「鴨蛋再密也有縫」,而這就是上人將法水灌入鴨蛋的方法,不傷鴨蛋卻也能把法水注入其中。弟子們除了敬佩上人的善巧方便外,更景仰上人高深的智慧,才能把話說得如此恰到好處。人生果真能做到這樣,那麼真善美的人生,就在當下了!
 
三、無堅不摧
上人的法水除了可以撫慰人心之外,還有絕對的穿透力!有句話說:「滴水能穿石」,每一個剛強的眾生,不管他的無明多麼暗黑,上人都會一點一滴慢慢的讓他能夠軟化,能夠聽下去,能夠穿透他永遠看不穿的自我。上人常說:「是我們自己把自己騙來六道輪迴的。」為什麼我們一直都在受苦受難而無法出離呢?有時侯當別人告訴我們說:人生有八苦,每個人都會面臨老、死之苦,但往往我們會倔強的說:「死就死,反正人本來就會死。」但是當我們真正面臨老或病,即將被宣告死期時,我們當初的那份應該、那份自在還會在嗎?如此身在苦中而不知苦的人,大有其人。如宋朝蘇東坡有句話說:「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因此無法徹見生命本不苦,「苦」是我們自己把它聚集來的,而這個色身也因為造了無量的業而來。這些道理透過上人不斷的開示,就好像撥雲見日般,讓無明覆蓋的心漸漸澄明。法一感佩於上人這份不放棄眾生的心,這份法水的穿透力,令人震撼!
 
四、究竟柔軟
 能夠撫慰眾生之心是法水的力量,但是能夠成就這份心念的,就是上人心中這份究竟的柔軟!也就是那份慈悲遍滿、清淨遍滿的心,這就是《金剛經》所說的:「應無所住而生其心」,要讓心絕對的空寂,在度眾時才不會隨著眾生心而動,否則眾生動我們的心也跟著動,就不可能心平氣和去面對,那麼不能自度何能度他呢?上人常說:「『應無所住而生其心』的這顆心就是真心。」既是真心就不會隨著日月星辰而變動,更何況是眾生的心!所以上人才會寫下這首偈:「佛聖門內戒定慧,發心菩薩為眾回,般若斷迷聖道歸,真心善盡佛果位。」門內戒定慧就能自度,既為眾回就是要度他,只為眾生的這份真心善盡一切時,就是成就佛果的資糧已經具足,所以上人這份究竟不變的柔軟,就是成就佛果的寫照。
 
五、一以貫之
從初發心開始,上人一路走來遇到的種種考驗,不管是來自家人的、經濟的、毀謗的種種,都不曾看他退縮過,反而堅強的面對,不退轉的為一念慈悲而行菩薩道,從身體的疲累到心理的打擊,都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的。尤其是上人在悟證真理後,踏出腳步行菩薩道時,就讀國小的女兒發現罹患血癌,當時上人雖然尚未出家,但道心非常堅定,為了圓滿過去世所結下的緣,家庭和道業皆兼顧,為了朝陽慈善功德會全省各地會務的發展而南北奔波,更遠至金門弘法超過百次以上,這些機票、食宿、交通等費用,上人和義工們均一切自理,從未動用會員們捐給功德會的濟貧基金,就是這份為眾生出錢出力、不為己的廣大心量感召很多義工同行菩薩道。上人鼓勵來結緣的大德們要發菩提心做義工、行菩薩道,為苦難的眾生、為社會盡一份力量,凝聚大眾的愛心改變大環境,讓多災多難的國土能平安吉祥。也因為上人無私的大愛和奉獻,反而改變自己女兒的命運,延續了女兒的生命。讓上人感到欣慰的是女兒也於九十八年出家,延續自己的法身慧命。
換做是一般人不小心摔了一跤,他會說:「佛祖怎麼沒有保佑?」馬上對佛祖失去信心,不想想自己的業障有多重,更不知諸佛菩薩在無形中已為他大事化小、小事化無了。結果,反而讓自己在叨念著佛祖沒保佑的同時,又讓善緣流失、福報流失了。而上人就是與一般人不一樣,越挫越勇,還教導我們「沒有考驗的人生」,人生根本沒人會來考驗你,都是自己在考驗自己,一步一步把自己逼向死胡同,這是因為對法不了解、不透徹。所以上人常常強調說:「要了解法的歸處」,還說了一首偈語:「自家自寶自觀照,非名非利非干擾,走過無數菩提道,那怕眾生會顛倒。」自己的佛性是自己具足的,只要不為名不為利,那麼在修行菩薩道上,那怕會遇到顛倒的眾生呢?
所以上人就像這「如法的水」一樣,無限循環又滋養一切,既堅硬又柔軟,穿透力強又勇往直前不退轉。《道德經云:上善若水,水善萬物而不爭,處眾人之所惡,故幾於道。」上人就像一位「如水勇者」一樣,滋養貫穿每一位眾生的心,具有如「水」之善,普利大地蘊育萬物而不爭!如「水」之德,善巧方便承載大眾而無尤!這就是聖人「但願眾生得離苦,不為自己求安樂」的慈悲心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