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空法界
 

 

 
眾望所歸 荷擔重任
玄空法寺第二任住持 法一證常源比丘
文/法聖證常行
 

 

上人為法一師父授記偈語
法一常源道圓融
離相行善菩提中
善惡平等分別空
普化眾緣情更濃
 
一O一年二月四日是大智僧團改選第二任住持的一大盛事,是上人慈悲的成就和智慧的抉擇,才在正值盛年之時,要弟子勇於承擔「住持」之職;法一師父是僧團選出來帶領大眾邁向新紀元的第二任住持。
法一法師才華洋溢、能文能武,上人賜法號「法一證常源」。年輕有為的法一師父是僧團第一位出家的男眾師父。二十幾歲正是年輕揮灑多采多姿的人生,而法一法師呈現與眾不同的智慧和特質,選擇跟隨上人的腳步廣行菩薩道,加入朝陽慈善的志工行列,訪查個案、發放慰問金、招募會員,或有空時主動到功德會總會幫忙做行政工作,且為朝陽慈空雜誌執筆寫稿等等,展現出他多方面的才能。
三十五歲時,在上人的鼓勵及家人的支持下,遠赴新竹福嚴男眾佛學院學習佛學基礎,在學期間成績及各項表現都很優秀,頗得佛學院師長們之肯定和讚賞。
上人常以般若妙智及人生無常來開示弟子們要把握當下,諄諄教誨、時時咐囑,具大慧根的法一法師和法淨師父毅然於九十三年二月十二日率子法詣師父出家,法一師父十分感恩父母親的體諒和祝福,也唯有以做事認真、道業精進來回報父母的養育大恩。
 
不怕妄心起,只怕覺照遲
所謂一佛住世,千佛護持!玄空法寺也是一樣,當上人降世慈悲開演玄空般若妙法,這些曾經發願護持的弟子們,也都隨著各自的因緣齊聚來到玄空法寺成為上人的四眾弟子,擔任檀越護法的使命。
回想起這份不可思議的因緣,法一師父說:「記得第一次踏入道場,心中納悶善喬同修(法淨師父),為何每週四、週六就一定要來道場,讓我產生好奇心,覺得她是不是太迷信了?所以下定決心一定要去看看這個令人著迷的地方,也因而與上人結緣。」(編註:當時道場每週共修課程為週四和週六)
初見面時所結下的法緣與聆聽上人的開示,那份清涼與法喜持續在心中繚繞。當時尚未出家的法一師父有一些理念深受世俗觀念的影響,認為「隨緣」就是人與人之間或男與女都是一切隨緣,但是上人卻開示:「隨緣是境界高的人所說的」。一句「隨緣」兩般情,世俗的隨緣和修道者的隨緣是完全不同境界的。在上人的開示中,還穿插著許多法一師父從未思考過的問題,例如:「時間是止靜的,是我們生命在流逝。」也就是說真實面下並非是時光飛逝、歲月如梭的論調,而是在假象中誤以為是時間過得飛快。流失的生命不禁令人惶恐,甚麼才是生命該追尋的價值?面對這樣的說法,為當時充滿世俗理念的法一師父帶來很大的震撼。
因為上人的啟蒙,善根具足的法一師父開始思索:「人到底來人世間做什麼?」、「宇宙外到底還有什麼?」但是這都只是一種遐想,不像上人的看法那樣透徹明瞭。就這樣點點滴滴開始被上人的智慧所吸引,然後慢慢的進入學修的階段,並將道場的上課時間及朝陽慈善功德會的活動,變成了生命中不可或缺的「經典」。
為修行紮根 精進不懈
法一師父與法淨師父具足修行的好因緣,曾協議「這輩子一定要走修行的道路,並且要以出家為目標,彼此互相祝福。」因此,當法一師父要到福嚴佛學院就讀時,帶著眾人的期望和滿滿的祝福,去完成這個任務。
大智僧團在上人慈悲教化下,目前共有三十八位出家眾,來自不同的家庭背景,年齡層更是差距甚大,最小的師父目前就讀國小五年級,年紀最長老的師父已是一甲子的年紀,每個人的成長習性和社會經驗皆不同,要統領這群參差不齊的僧眾實屬不易。大家在上人的般若妙法薰陶下,以上求佛道、下化眾生為目標,以師志為己志,這些宏願都要經過眾生層層的考驗,所謂「眾生是菩薩的淨土」,法一師父謹遵師命執行上人交代的工作,也跟著上人在烈日下工作,和幾位男眾師父如法聖、法量及居士們合力搬運石頭、移植樹木、鋪石路、種草皮等等,完成很多粗重的工作;道場諸多刊物他也執筆,宣揚上人的般若妙法;民眾來道場參學,他也善盡地主之誼,時而聊天、時而說法,讓參學者盡興而歸;有著莊嚴的法相與優美的梵唄聲,常常為喪家的佛事擔任主法法師,幫亡者誦經祈福與開示;對法的體悟也很深,寫出來的偈語數量最多,透過文字般若的呈現,讓眾生參悟法的歸處,這些都是他為眾付出的大願力。
 
感恩父母的成就 共轉法輪 度父母出離生死輪迴
法一師父感恩父母親的成就和原諒,年輕時為了圓滿過去世所結下的姻緣,私下公證結婚,以不圓滿的方式傷了老人家的心,帶著不被祝福的婚姻而離開他們的身邊。上人開示:「行孝與行善是人生不能等的兩件事。」所以常常教化法一師父要回去向父母懺悔。在上人悲智雙運之教導下,圓滿化解雙方的緊張關係。
至今,法一師父仍十分感恩父母親的諒解,尤其是在父親生病更需要親人隨侍在旁照顧的時候,還同意讓法一師父去讀佛學院,答應的理由只有一個:「因為那是兒子的選擇和志向。」多麼偉大的父愛啊!即使父親已往生多年,但那份思念與感恩的情愫,讓法一師父時常回想「自己這麼有福報,可以擁有這麼疼我的一對父母親,今生今世要用什麼回報?如果我知道,我一定要去做。感恩在天上的爸爸與在家中的媽媽。感恩您們!」成全法一師父來出家,是眾生的福氣,為人父母儘管不捨,還是成就一位莊嚴的佛子,並且殷切地囑咐著:父母親是你們絕對的後盾,全力支持你們。
佛法就在善念善行中 玄空般若究竟無我
除了父母親的恩情難以報答外,師恩浩蕩也無以回報。法一師父尚未出家前,多次在工作上不順利時,上人除了幫他安排介紹工作,甚至還讓法一師父住在上人的俗家,並且供應三餐。所謂「一日為師,終身為父。」上人就像是眾生的再世父母循循善導、諄諄教誨,對法一師父也是一樣,只要有困難就會伸出援手,沒有任何的要求與報酬。法一師父說:「雖然師徒之間本來就有特殊的緣份,但是在世俗裡,一個人為什麼能為一個無親戚關係的人付出這麼多?可是當我對上人生起這樣感恩的心時,上人卻告訴弟子說:『只有因緣,沒有恩惠。』所以讓我一直思考,人為什麼可以這麼偉大?也讓我感受到人格的生命力,使我再次思考人的價值到底在哪裡呢?所以,上人是我的老師、是敬重的長者,再次感恩上人返駕慈航來引領我們回歸佛陀路。」
 
地獄不空,誓不成佛;眾生度盡,方證菩提
人常因為福報不足而陷入求不到的苦海中。如同上人開示的「福報有限,追求無限。」總是在夢想中追尋「空中物」,究竟要如何「築夢踏實」?如何真正去完成?沒有幾人願意下苦工去成就。所以,如果人要有福報來轉變往下沉淪的業緣的話,就一定要有所作為,而這不二的答案就是「修行」。
又如果真要走這樣的路,為何不趁早呢?難道要等到「紅顏殘退」才來後悔,早知道怎樣怎樣,我就如何如何。或是下輩子我一定要‧‧‧,人生不能重來,又不知把握當下,就這樣世世悔恨,一直在無奈中過日子。
法一師父是發大願力的菩薩,「只要眾生未得度,菩薩終宵有淚痕。」自從跟隨上人修行,腳步從不退縮,早期開著八人座廂型車,載著上人及同修,每週四、六屏東台南或是到全省結緣,來來回回不知度過多少春秋,當大家都累得在車上睡著了,法一師父仍然抖擻著精神一一護送同修平安回家。
具足大善根乘願而來的菩薩,方能抛開加諸在自己身上的光環,謙卑地捲起袖子、穿起雨鞋為眾生而做,輔助上人建設環境。法一師父深切了解上人的開示:「說的人不會得道、聽的人也不會得道,只有做的人才會得道。」如今,承擔重任之同時,亦有種種考驗;相信以法一師父的般若智慧,加上勇猛精進的道業,以師志為己志,勇於承擔各種的考驗,如同地藏王菩薩的精神:「地獄不空,誓不成佛;眾生度盡,方證菩提。」帶領眾生成就菩提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