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空法界
 

 

淺談參加智青的感想
文/鄭宇君 
  

會來參加智青是因為我的父母親。
我與一般的年輕人沒甚麼不同,堅持己見,對未來充滿憧憬;不同的是,學校課本對我來說永遠缺乏吸引力,這般我行我素令我的爸媽頭痛不已。「我的家庭真可愛,整潔美滿又安康,姊妹兄弟很和氣,父母親都慈祥。」這段兒時童謠也是我們家的寫照。隨著年紀的增長,我發現自己好像很不孝順,爸媽常常擔心我的課業、擔心我在學校的行為、擔心我的未來。然而面對正值青春叛逆又有主見的我,爸媽似乎也不知該從甚麼角度來教化我這顆頑石。
 
參加智青 順應自然又健康
爸媽接觸玄空法寺後,就非常地護持上人,對修行也相當深入,在聽聞上人的妙法後,觀念修正了不少,對我的教育與不知所措的擔心,用另類的方式呈現,就是要我每個月都來參加「智青」。為了「孝順」爸媽,為了讓他們安心,我就來了,一年多來從「交代了事」到每個月都會將智青的時間列為必定的行程,這樣的改變,應該算是福報增長一點點、智慧增長一點點吧!
生命是不會重來的,不能彩排,時時刻刻都是現場直播,如何演好一場好戲,就必須有智慧面對生活的一切,有福報度過種種的考驗。來參加智青就是福慧雙修,這是我參加智青得到的改變,我明白了智慧與福報是人生不能欠缺的兩要項。我總是正義過了頭,只要是不合理的事,我就會去理論,而且一定要有一個結果,導致我常常吃虧,我學著做自己能力所及的事。
 
講的人不會證道 聽的人也不會證道
唯有腳踏實地去做的人才會證道
有一次,在課程上老師諄諄教誨要以同理心幫助他人,幫助別人也是在幫助自己,施比受更有福,這些勤勉的話,現在的我總算有點聽懂了。一下課,一個學長也不知道甚麼事竟然在走廊上大聲嚷嚷,大家面無表情也不敢吭聲。此刻的我,真有一股「正義」的衝動,但是,我先忍住了,想一想我在智青學到的,要有智慧、慈悲及包容,在那個當下,轉個念頭還真阻止一場暴風雨。上人開示「講的人不會證道、聽的人也不會證道,唯有腳踏實地去做的人才會證道。」科技資訊日新月異,會講的人確實很多,但是能夠真正去落實的人卻是少之又少。在那個當下,我也很訝異自己竟然能自在地去看待這件事,這是我參加智青的改變。凡事以和為貴,善待他人,微笑代表一個好的開始,學習如何說一句好話,面對憤憤不平的事件,我漸漸選擇以慈悲心與包容心的遠見路線,在我心中時常繚繞著上人的偈語「好話學會怎麼說,可比白雲繞山頭,藝術人生自在過,境來考驗你是我。」
 
善念成就不凡 從這一刻開始
有一個人很害怕死亡。他心裡想著:「死亡是在前面呢?還是在後面呢?」他想到:「人總是在往前跑的時候死亡,例如飛機失事、車禍喪生。所有的動物也都是在往前逃命的時候被捕殺的。從來沒有動物是在後退時喪生的,所以,死亡是從後面追趕的。」他得到一個重要的結論:「要避免被死亡追上的唯一方法,就是走得更快速、更匆忙。」於是,他每天總是行色匆忙,不論是吃飯、工作或走路,都比從前的自己快了三倍。有一天,他匆匆忙忙的趕路時,突然被一個白鬍子的老人叫住。老人問他說:「你如此匆忙,是在追趕什麼呢?」
他說:「我不是在追趕,我是在逃開呀!」「逃開什麼呢?」老人問。
「逃開死亡!」老人說:「你怎麼知道死亡是在後面呢?」他說:「因為所有的動物都是在往前逃命被死亡追上的。」老人說:「你錯了!死亡不是在起點時追趕,而是在終點等候的。不論你跑快或跑慢,都會抵達終點。」「你怎麼知道?」「因為我就是死神呀!」老人說。那個人大驚失色的說:「你今晚會出現,莫非我的死期到了?」死神說:「喔!你不用害怕,你的死期還沒有到,只是你一直跑得太快,我的兄弟『活著』一直向我抱怨趕不上你,如果你不與他會合,和死亡又有什麼兩樣呢?他特別請我通知你慢一些呀!」
「我要如何才能和『活著』會合呢?」死神說:「首先,你要站著不動,把心靜下來,然後你要環顧四周,用心體會、用愛感覺、用所有的力量來品味,『活著』就會趕上你了。」當他把心靜下來的時候,老人說:「你回頭看看,我的兄弟來了。」他一回頭,老人不見了,卻看到從來沒有看過的美麗街景。
幸福,並不取決於財富、權力和容貌,而是取決於你和周圍人的相處。在平凡的日子裡,珍惜周遭的人事物!
這是一篇很棒的文章,不要在忙碌的生活中,失去了活著的感覺,首先,你要站著不動,把心靜下來,然後你要環顧四周,用心體會、用愛感覺、用所有的力量來品味,「活著」就會趕上你了。
對目前活著幸福又快樂的年輕人來說,死亡太沉重了。在智青也學到「人生無常、生命苦短」,修行不是遇到挫折、不如意時才想到的,而是把握當下,在這個當下以善念成就。智青不斷強調的行善與行孝,看似理所當然的道德觀,然而能夠體會天下父母心的情懷、能夠隨時善念不滅、惡念不起的實踐者,還真需要透過持續不間斷的修行,才能內化成習慣。盡自己的一份心力,從這一刻開始,樂於助人,聽到悟到還要做到,精進才能改變現狀,與智青夥伴一起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