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空法界
 

 


 聖眾返慈航   寺寺皆吉祥

 

              文/法音證常流

《賢愚經卷第一》梵天請法六事品第一云:「如是我聞。一時佛在摩竭國善勝道場。初始得佛。念諸眾生。迷網邪倒。難可教化。若我住世。於事無益。不如遷逝無餘涅槃。爾時梵天。知佛所念。即從天下。前詣佛所。頭面禮足。長跪合掌勸請。世尊。轉于法輪莫般涅槃。……世尊爾時受梵王請。即便往詣波羅奈國鹿野苑中轉于法輪。三寶因是乃現於世。時諸人天諸龍鬼神。八部之眾。聞說是已。莫不歡喜。頂戴奉行。」佛陀證道後本想入無餘涅槃,梵天天神得知佛陀心思後為六道眾生祈請佛陀住世轉法輪,佛陀說法四十九年才有佛法流傳於世,因此,諸龍天護法對六道眾生有大恩德。

  一佛住世千佛護持,很多菩薩聖眾早已成佛,為護持佛法而權現菩薩護持眾生,令發廣大道心,成就菩提。

  在一般佛寺的三寶殿上最常見到的佛教二大護法神就是伽藍菩薩和韋馱菩薩,自唐宋時禪宗道場已有供奉伽藍菩薩的風俗。「伽藍」是寺院道場的通稱。「伽藍神」,就狹義而言,指伽藍土地的守護神;廣義而言,泛指所有擁護佛法的諸天善神。據《佛祖統記》卷六智者傳記載:「隋天台智者大師來到荊州,一日於定中見關羽、關平將軍父子顯靈,蒙大師以佛法教化,並向大師求受五戒,誓願生生世世護衛佛法,至此成為佛教護法伽藍菩薩。」伽藍菩薩不只是佛教的大護法,更是道教和儒家所禮敬崇拜的神明;關聖帝君生於動盪亂世中,仍恪守忠孝節義及仁義禮智信,其高風亮節之精神,是世人效法的對象,歷朝多位皇帝敬仰伽藍菩薩浩然正氣之精神而追加敕封,現代很多機關單位或是公司行號最重視的也是這種忠義忠誠的精神。所以,道教視伽藍菩薩為「忠義正氣」的化身,尊稱為「關聖帝君」或「恩主公」;又因喜讀春秋,精通儒家經典,被儒教奉為五文昌之一,尊稱為「山西夫子」或「文衡帝君」。伽藍菩薩是唯一為佛、道、儒三家所共同尊崇的菩薩。這位千餘年來極受國人敬重的英雄人物,與韋馱菩薩並稱佛教寺院的兩大護法神。

    今年謹訂七月二十七日舉行伽藍菩薩聖誕慶典,諸多貴賓及同修皆來承接忠義之法、護寺之功,計有立法委員許添財、南瀛文教基金會董事長李全教、立法院最高顧問鄭朝明、屏東縣議會議員黃纓桔、金門縣議會議員許華玉、金門縣議會議員洪麗萍、雲林縣議會議員鄭東來、大話新聞負責人鄒文非、中華統一促進黨總裁張安樂、退役中將周康生、退役少將戎紹鑫、雙管書法家蕭季慧、國際扶輪三四七○地區二○一○年至二○一一年度總監陳東初、楠西國中校長標耿安、前玉井鄉長葉枝成等多位賢達大德共襄盛舉,可說熱鬧非凡,蓮花併開。同時也邀請前許添財立委,為大眾解說伽藍菩薩之精神,「做人做事一定要信守承諾,縱然冒著死亡的風險,也要視死如歸、絕不後悔,這是伽藍菩薩的精神,可以感動天地、永垂不朽,以信行天下、利己利人。」許立委感恩伽藍菩薩在他這一生中時時護佑他、眷顧他、指點他,伽藍菩薩的忠孝節義的精神是他的中心思想。一番感恩的致詞令人動容,以入世之姿,顯出世之行。

 

人格是有生命力的

  就像上人常告誡弟子說:「人格成、佛格亦成。」要先學會做人才能做事和當官,事情做得好才能當個好官;又說:「我們要學習聖人的精神,入聖賢之班。」畢竟我們都還在凡夫地,還是眾生,一定要透過不斷的禮敬、效法,一步一腳印學習佛法、落實真理,才能離開痛苦與煩惱。所以,追憶聖人的正行就是人生價值的起點,今天大家還能以宏揚「忠孝節義」之方法,廣為流傳,將使無量無邊的眾生因之而入聖,讓菩提道上再添新秧。因為菩薩慈悲,聞聲救苦,有苦難的眾生,菩薩就會現身救拔,現種種的相,救度種種的眾生,不離不棄,如地藏王菩薩發願:「地獄不空、誓不成佛」。而地獄的眾生,罪業那麼的深重,地藏王菩薩都和他們做朋友,費盡種種心思拔度所有眾生的煩惱及痛苦,這即是上人所說「放下自我,而不放棄眾生」,奠定所有諸佛菩薩的共同特點與作為。也如同我們敬愛的伽藍菩薩,他忠孝節義的精神,高潔清廉、正直光明,不容一絲苟同,不怕一聲詆毀,真真切切地擁抱蒼生,關懷眾緣,更是成就佛格的必然精神。

 

說的人不會證道

聽的人也不會證道

唯有依教奉行的人才能證道

    不僅如此,對國家、社會、師長、父母、兄弟都是一心,在《關聖帝君明聖真經》裡,為人第一:休欺父母。第二:不得欺騙鄉鄰。故孝順的人會有大福報,而朋友是五倫,交朋友不可以有貴賤之分,故經中言:「直心直受真福,巧計巧來禍因」,犯了錯就該勇於認錯,知錯能改善莫大焉,知錯能改謂之勇者。所以,人生難得、佛法難聞,要珍惜這短短的歲月。

    伽藍菩薩除忠肝義膽外,威容更是千古流傳,且封為護國神,並告誡我們,「勿以善小而不為、勿以惡小而為之,天網恢恢分曲直,孝悌忠信人之本。」勿輕小惡而為之,因果自有公斷,而伽藍菩薩宿世都是孝子亦是忠臣,因應時運而降世,體現善法以傳心。

    而在入世法中,最難拿捏的就是這個「節」字。記得上人常說:「什麼話都能說,什麼事都能做;但是,要說該說的、做該做的,而不是說想說的,也不是做想做的。」又開示:「好話學會怎麼說,可比白雲繞山頭,藝術人生自在過,境來考驗你是我。」禍從口出,病從口入,說了不該說的話就造了口業,與人結下惡緣,如果我們都能三思而後行就能減少後悔的事件發生,也會降低人與人之間的衝突,社會更祥和,你我更平安。

  明朝羅狀元醒世詩云:「為人不必苦張羅,聽得僧家說也麼,知事少時煩惱少,識人多處是非多,錦衣玉食風中燭,象簡金魚水上波,富貴欲求求不得,縱然求得待如何。」世間人大都被欲望牽著走,上人開示:「福報有限,追求卻無限。」我們要知道知足常樂的道理,當世界全都給你時,你將不知如何過日子了,又會擔心何時會失去它?眼睛睜開時它還會在嗎?患得患失不是滋味!何苦來哉!佛說千經萬典無非是要我們明心見性,道理懂了之後最重要的就是要實踐,唯有「行」才能成為功德性,成為無漏的福德。

三國平心亂  忠義貫坤乾

古佛今臨宴  菩提化金蓮

    所以說眾生皆有其因緣,我們不是天生、不是地生,不是父母生,而是因緣所生。我們所結的因緣,已經佈滿四聖六道,並不是這一世才來娑婆世界,而是無量生死輪轉六道,所以我們的共業緣分佈滿四聖六道之間,善惡因緣皆會掛鉤,不是來討債就是來報恩,所以六祖慧能大師開示:「不思善、不思惡。」不要有好壞之分別。凡事要善了、要放下,六根對六塵要清淨,不要有美醜、高低、貧賤之分別對待,眾生皆平等,要學聖賢之人格。

  如果我們還不懂得放下執著及煩惱,要先學習放下身段,找個有法可依的道場學習,好的拿來參,不好的當借鏡,一定會有所成就,在這短短的歲月裡,作那麼大的追求,只是徒增煩惱罷了。

    上人開示:「生命可比千江水,潮來潮去何時歸,不引良田是浪費,眾緣和合山河瑞。」大眾當勤精進勇猛修行,以戒修心、以信入門、以忍辱為依歸、以禪定對治散亂、以般若作導航、以六度廣行菩薩道。在這偉大的日子,大家互相勉勵學習聖賢的精神,做一個頂天立地的大丈夫,千處祈求千處現的大菩薩。

 

冥冥之中早已註定再相逢  

   「你到底要帶我去哪裡啊?……道場是跟寺廟一樣的地方嗎?……我們去那邊到底要幹嘛?……你可不可以解釋清楚一點啦!」來道場之前,耐不住性子地對媽媽不禮貌的回話,以充滿質疑的口氣反覆質問著。

  「你自己去看看就知道了。」然後一如往常地得不到答案。

  當天,因不好意思拒絕媽媽的好意而心不甘情不願的上車,就這樣來到玄空法寺,一個可能改變我一生的地方。映入眼簾的竟是如詩如畫的美景,不一樣的建設、不一樣的微笑,確實打破我對寺廟的觀感。

  「上人,我和媽媽到底是什麼緣分?」

  上人開示:「妳跟妳媽媽已經當了五世的母女了……。」話語未落,淚已成行,我呆呆地望著旁邊哭得無法自已的母親。似乎就是這樣的一句話,落下註定的緣分,無論信與不信,緣分總之是註定。

  天下父母心,之於我的叛逆靈魂與不經思考的回話,常常暗自擔心落淚,上人總能看穿我內心深處的不安與自責,開示我說「人生有兩件事不能等:行善與行孝,妳要好好聽媽媽的話,妳過去生以當媽媽的女兒自豪,而發願要再當媽媽的女兒,媽媽才會帶妳來修行。」當下,愧疚與感動已讓我無法呼吸,上人震撼於耳的慈悲開示,讓我久久不能自制,卻也暗暗許下承諾:就從玄空法寺開始吧!相遇似乎是早已註定的緣份,也從智青開始。

   抱著來看看的心情,也抱著東問西問,或許矛盾會不證自明的心態,我開始好奇的認識玄空法寺,一處似曾相識、倍感親切的地方。好奇地問東問西、拼拼湊湊,觀察一花一草一木、一舉一動、一顰一笑、認識師父,為什麼你們要出家?為什麼你們總是露出菩薩的慈容?也開始認識形成這裡所有的價值觀,也慢慢聽聞上人的妙法。認識越深,了解越多,我原先架構的世界慢慢傾覆,轉換成另一個深邃神秘的宇宙。

時間是止靜的  不斷流逝的是我們的生命

   我開始在道場的每個地方打轉。生命之路、中道、護法殿、佛心印聖石……,邊走邊想著聽來的故事。因緣因緣,究竟什麼是因緣呢?為什麼大家都說萬法因緣,還有因緣果報,雖然前因後果是可以理解的道理,但細說之後的可怕與不可思議,還是震撼人心!世間每件事物的存在都其來有自,當緣分具足,它便成形,成世間法,成我們眼裡所見的相。當緣分盡了,它也就消失了。於是我試著想像在幾百萬億年前一滴水裡的碳酸鈣是如何開始成形,形成如今莊嚴挺拔的鐘乳石!中道上的每一塊石板,經過多少迢迢千里的運送,最後被安然鋪在這裡!這片土地在未建造道場之前,原是一片佈滿荒草而不起眼的土地,默不作聲的在楠西山區裡和山脈河川共赴長久的歲月。

   如今,乏人問津的雜草之地已成為佛門聖地,一處改變千千萬萬眾生的般若道場,大小石頭都找回屬於它們的生命力,訴盡無常的真諦;花花草草、每一棵奇珍異樹都站在他們的位置上,散發獨自的魅力,道出變化的幻境;鐘乳石來到這裡,成為宏偉壯麗的地景;我似乎也找到新的立基點,從心出發,共赴玄空海會。這一切的發生,都是偶然的嗎?還是冥冥之中早已被安排?上人開示:「偶然已再因緣中,因緣再緣偶然從。」我們看不到的緣分究竟是如何奇妙的交錯著!但我感覺得到每件事情的發生,背後必定有原因,有的不難解,有的卻來自那遙遠的過去,在每個你不注意的當下,不斷改變著。就好像千絲萬縷蛛網一般的秘徑,緩緩交織生成,等時間到了,你才會知道它原來是什麼樣子。

  而我,在遙不可知的從前是甚麼?是清風道骨的僧侶?是汲汲營營的世間人?未來呢?我有用嗎?我可以給予別人溫暖嗎?我可以找到幸福嗎?我可以見到光明嗎?那質疑多問、多愁善感的我又再度出現困擾著自己。還好,法真師父總會給我重重的棒喝一擊,要我把握每一個當下,每一個當下都去「行」,用慈悲、包容、認真去相待,那麼在不斷流逝的生命中才能留下好的因緣,生命才能無憾。


找回最簡單的幸福與最初的自己

   想了好多、聽了好多也問了好多,就從「智青」開始吧!在智青有各式各樣的人,來自不同的地方、不同的家庭、也有截然不同的生活經驗和價值觀,也讓我看到不同的人生風貌,大家的臉上都有一股莫名的喜悅,那笑容我知道是最真誠的,我欣喜自己能加入這快樂的組織。加入智青,我跟大家一起出坡勞動、一起聽聞善法、一起努力完成任務。人跟人接觸時有摩擦,只有用同理心相對,不計較、不比較,事情就會圓滿。在智青,我學到真誠無私的付出,以及不帶有成見的接納,原來不斷地改變自己、調整自己,心裡就能感受到無限的歡喜,人與人之間最真誠的互相對待。智青的學員們在善法的薰陶之下,不斷的成長、不斷的改變,這樣的感受與際遇世間難得。

  參加一個月一次的智青活動,南北奔波讓生活更加忙碌。但對於生活在台北的我而言,一個月接觸一次的法卻更顯得重要。過多的物質、功利主義盛行、扭曲的價值觀竄動在這個城市裡面,大部分的人都忘記自己原本是什麼樣子。當迷失的時候,心裡會輕念一聲「清淨光明佛」,藉此重溫在道場時,心中寧定的感覺是什麼樣子;當太多猶豫舉棋不定的時候,心裡會輕念一聲「清淨光明佛」,清淨的讓每件事情的樣子都能清楚浮現,包括自己的貪心欲念、不必要的擔憂、心裡不敢承認的渴望,都像在水裡一樣清澈,然後摸摸自己的心,再次回到中道。


智青散發青春、活潑的菩薩相

  每個月的智青日當天,道場就可以看見穿著白衣紅領的年輕人,那是我們最驕傲的時刻,團結一致。上人開示:「智青本身就是一股力量。」在齋堂用完早餐後,我們分工合作幫忙大寮的師父和香積組的義工菩薩整理善後,只是簡單的擦擦桌子、排排椅子,就能感受「萬人一心」的凝聚力。智青日最重要的是聽聞上人的開示,上人淺顯易懂的開示,有別於一般宗教專有名詞;表面上看來像一場普通的演講,但句句皆發人深思,巧妙的言詞和譬喻直指人心。尤其是上人的開示從沒打過草稿,應機說法,佛的境界如同一面鏡子「來應去淨」,任何人事物來到佛前,便映照出此時的心境與緣分,因此上人所講的話如同水一般,汩汩密密的流入在場眾生的靈性之中,有的人獲得遍尋不著的解答,有的則是深深入心,待時機成熟豁然開朗。上人帶領著大家的心,朗照著每個人本有的清淨佛性,使其甦醒,猶如慈祥的父母一般,引領眾生回歸修行路。

  之後的活動大部分是團康活動,讓大家認識彼此,也會加入佛經的典故,用活潑有趣的方式讓大家了解奧妙的佛理。上人開示:「講的人不會證道,聽的人也不會證道,只有做的人才會證道。」智青要學習觀世音菩薩的精神,「聞聲救苦,哪裡需要幫忙就去哪裡。」道場哪裡需要人力就去幫忙,離相行善不執著想做的,而是做該做的,投入在出坡勞動的過程當中,心裡很奇妙的會感覺到能量流動,有時候是攝受,有時候是單純的跟別人互動,那是因為在做的過程當中福報增長,善緣累積,有些一直以來的迷惑漸漸就豁然開朗!

 

  上人開示:「人生有兩項不能沒有,一是福報,二是智慧。」智青就是「智慧青年」,讓年輕人親近善知識,增長智慧,在人生遇到挫折考驗時,以善念、包容及智慧相待,學習「好的東西都給別人」,學習「凡事都要為別人著想」,學習「論過不論功」。當我們能為別人著想的時候,別人也會為我們想;當論過的時候,互相成就、互相接納,「過」會變成「功」。反之,爭名奪利都想論功的時候,盡是自私、盡是傷害,「功」也會變成「過」。慶幸自己能加入智青隊,回到道場找回最真的自己,有機會慢慢學習佛宗,了解法的歸處,了解因緣果報,更期許自己能付諸行動,將上人的法落實在生活裡,改變自己的緣份也能影響身邊的人一起回歸修行路。